0153_a2066

吃了饭,叶青凰将一蒸格馒头用竹篮装了。

叶重信又借了驴车回来,和叶子皓将两只衣箱往车上抬。

因为屋子还没有确定租下来,他们不能带更多东西过去,衣箱里有他们的换洗衣裳、读书用品还有绣布、生活用品等物。

其他下次要带走的东西,也收在箱子、箩筐里,还有叶青凰陪嫁的木器。

在知道他们要去县城住后,叶重信最后又赶了书桌、书架、饭桌出来,都放在东厢屋里。

当然,叶青凰将昨夜在家洗好的衣裳也带上了。

昨夜,在发生了那种事后,她哪里还敢在家晾晒衣物?连夜把衣裳洗好晾在东厢门前,睡觉时就收进了屋里,搭在叶子皓的椅背上。

所幸天气好,到收时就已干了大半,今早叠时,已经干了。

想到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她的心情可愉快得很。

听见驴车响,叶张氏连忙起来,只来得及赶到院门口,看着驴车远去,连忙喊了起来。

“你们一大早去哪里?”

没有人回答她。

紫荆花树下唯美文艺女孩图片

驴车很快到了叶家大房,这时天才刚微微亮,叶重义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里煎药。

叶青凰把馒头篮子提下来,去厨房给爹当早餐,知道小妹昨夜是在小弟屋里睡的,便又去小弟那边。

刚喊了两声,叶青喜就起来了,叶青凰把小妹也弄起来。

就冲着昨夜叶青霞果然没管小妹的事,叶青凰就不放心将她一人留在家里。

叶重义也没反对,他去县城,又有驴车,带上孩子也没有不方便。

因而很快,一家人都洗漱了吃着馒头。

同样,叶青凰也在这边做了蛋皮汤给他们吃。

叶青霞大约昨夜熬夜绣了花,这时候还没起。

叶青凰到是早有准备,将吃剩下的馒头放回篮子里,交给小弟收到自己屋里。

中午回来若没有饭吃,就啃冷馒头也不会饿着。

之后,叶青喜去上学,其他人都坐上驴车,往县城去。

叶青凰担心小弟中午没饭吃,留了几个馒头给他。

却不知中午叶子晨也没饭吃,只能和叶青喜一起躲在屋里,一人两个冷馒头,干啃,满心委屈。

驴车出发早,一路又不停留,他们上午就到了县城里。

第一时间先去中人家,恰好中人刚带客人去看宅子,不在家,问清地方之后,他们就去找中人。

中人陪着客人刚出来,就遇上了。

叶子皓立刻跳下驴车走过去,见到叶子皓,那位中人自然就明白怎么回事,和客人说了几句话后,就和叶子皓去看那院子。

知道那院子还没租出去,叶子皓和叶青凰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若是能谈成,我到希望今夜就能住进去,毕竟我要读书,也不能总是跑来跑去,我们叶家村离县城又远。”

叶子皓给自己找了个很正当的理由。

他如今可是县城最有名的人物,堂堂案首,中人自然不会多想,便带他们去看院子。

院子已经腾出来了,不然叶子皓也不敢带着行李要求就住进去。

主家已经搬走,租赁文书已签下,只要叶子皓签了字就可以去衙门备案。

而钱直接交给主家的岳家丈人便可,最后,将由岳家丈人在文书上写明一笔。

叶青凰看着宽敞的院子,和家里差不多。

但屋子更谨慎隐密,不像农村那般用的篱笆院子,除非呆在屋里,不然干什么都能让人看见。

而且实墙院子木板院门还挺厚实,应该说主家的家境应该是不错的。

听说是搬去州府开铺,这才要将院子租出去,盘活一点现银。

想来中人也跟主家说了,新晋案首有意向,不过回家成亲去了。

主家显然很乐意自家的屋子租给这样的读书人,因而并没多余的条件,签字、交钱便可。

以后约定每年的年关前后交上第二年租金便可,而且钱依然是交给主家的丈人手中。

这样到是方便容易。

在叶重义细细询问了中人一些相关细节。

确定屋子主家没有官非、屋子也没死过人、没有遇过盗、没有被人上门找过茬之后,这才同意叶子皓租下来。

叶重义曾走南闯北,自然也租过不少屋子住,见过的世面比叶重信多得多,因而,他确定了,大家才放心。

中人带着叶家人去了主家的岳家,当场签了租赁文书,又请了左近几个邻居作证之后,交了四十两租金。

之后中人再带叶子皓去县衙办理文书备案,叶子皓携妻住到县城的资料,也在县衙做了登记。

自然,叶子皓也趁机去拜见了县令大人,得到一翻口头称赞之后,领回了县衙的五两赏银。

因学政司的奖励银子还没拨到,县令说等领廩膳银时,一并发放。

廩膳银将在下月初一统一发放,因而,还要等几天。

县令有心留叶子皓吃饭,叶子皓便解释了他与妻子搬到县城的事。

知道他家人都来了,正收拾着新租下的院子,县令也就不挽留了。

不过又让人拿了一套文房四宝和两匹细绸布料,作为对他新婚的道贺之礼。

案首也是秀才,一个秀才自然不值得堂堂七品县令这般热络。

但年仅十九岁便一举考上案首,是个人都知道此子前途无量。

若他日叶子皓金榜题名,便是一县荣光,县令大人也会受益良多,因而,现在没人会傻到与叶子皓交恶。

叶子皓虚心接受了县令的礼物,便出来与中人会合,往租住的新家而来。

中人提醒叶子皓可将新家的锁部换掉,叶子皓听了,知道中人是好意,怕他不懂世故,连忙道谢。

回到家中,叶青凰拿了中人的手续费用出来,又请中人喝了茶。

就在叶子皓租屋、办手续时,她已经在家先收拾了厨房和客厅,又烧了茶水。

中人走后,叶子皓陪叶青凰去采买米油,又买了肉回来。

院子一角靠着围墙,有主家种的小一畦菜蔬,也有茄子辣椒和蓊菜,爬着墙还有南瓜藤、和冬瓜藤、丝瓜藤。

虽然都不多,但显然主家自给足够,也方便叶青凰以后能省一些买小菜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