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_a2066

   “哎呀臭小子!别乱动!”因为小家伙突然作势往前扑,吓得叶张氏手忙脚乱有些惊慌,就骂了起来。

   “小吉祥,不可以做危险的事情。”叶子皓几个大步上前,就将差点扑到地上去的孩子接了过来,也板起了脸批评他。

   小吉祥没想到等了许久终于等到爹爹,结果爹爹还要骂自己,顿时小嘴瘪成了鸭子嘴,眼泪便吧哒、吧哒落下来。

   “傻吉祥,爹爹不是骂你,是不要你做危险的事情,摔着你自己,你可明白?”见孩子委屈哭了,叶子皓也一阵心疼。

   他在孩子额头亲了一下,声音便柔和了几分。

   “爹爹……”小吉祥似乎也想忍着不哭,便将头趴在爹爹肩膀上,将眼睛在爹爹的衣领上擦了擦。

   有泪意染湿了脖子,叶子皓越发心疼。

   “娘,你歇着去吧,小吉祥我带着。”叶子皓一边和娘说话、一边往东厢那边走去。

   “你好好哄下孩子,他一直吵着要去找你,我听说你在花园里和许多秀才说话,就没带他去,他一直等在院子里。”

   叶张氏虽然之前心急骂了小吉祥,但见孩子委屈得哭了,也是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连忙替小吉祥辩解。

   “知道了,没事儿了,你早点歇着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叶子皓自然知道小吉祥的那点心思,他儿子从小就是个有想法的人,十分懂事。

   “行了,你赶紧带孩子回屋去吧,小的交给你了,还要去管管老的。”叶张氏叹了口气,有些抱怨地转身走。

   清纯美女白T恤盛夏靓丽美图

   “爹没回来?”叶子皓诧异。

   “咋没回来,在屋里给小吉祥的积木磨边儿呢。”叶张氏解释了一句,便回上房去了。

   因为明天就要离开了,叶重信还想给小吉祥的积木再打磨光滑一些,毕竟是孩子玩耍的东西,怕有粗糙处伤着小嫩手了。

   叶子皓理解爹的心情,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就回自己屋里去了。

   在爹心里,只要他们一家人好好的,当不当官没什么,至于委屈?他怕是也不觉得。

   但有个人,叶子皓只觉得亏欠,急需安慰。

   “凰儿,今晚别绣了,歇着吧。”叶子皓抱着孩子进屋,就看到灯下坐着的小女子,仍在全神惯注地穿针引线。

   在此听差的嬷嬷只有孙氏一人。

   孙氏以前也见过夫人绣花,但像这般专注而且绣出来一看就不是普通绣图,也让她惊讶而刮目相看,一双眼睛也直盯着那绣图,心中艳羡不已。

   “你回来啦。”叶青凰听见声音这才抬头看了一眼,露出笑容。

   见小吉祥两手扒着他爹的脖子,小屁屁拱着也不说话、也不扭头,不由奇怪地多看了两眼,但很快收回目光转向孙氏。

   “让人送热水进来。”

   “是。”

   孙氏出去之后,叶青凰又绣了几针才收针起身。

   “小吉祥没睡觉吧?”她走过去想要接过孩子。

   “小吉祥没睡睡。”孩子闷闷的声音传来,却不扭头看她。

   “哭了。”叶子皓以口型告诉叶青凰发生了什么事。

   “哎哟,小吉祥,娘要睡觉了,你要不要一起呀!”叶青凰惊讶地张了张眼,见叶子皓认真点头,知道是真的,便突然扬起声音故意说道。

   “要!”小家伙一听要和娘一起睡觉,立刻直起了身体转回了头,眼睛还有些红红的,眼角还有泪痕,但小脸却带着希翼地大声说道。

   “好,我家小吉祥真乖,娘抱抱。”

   叶青凰便伸出了手,将孩子接了过来,也是亲了亲他的额头,又亲了亲他的眼角,便问了起来。

   “宝贝儿,怎么哭了?”先安抚了孩子的情绪,这才问起原因。

   就算能轻易哄好孩子的心情,只要转移注意力、说或做一些可以让他高兴的事情就行,但情绪却要开解,不可能忽略掉,以后积累多了总是不好。

   “爹爹!”小吉祥依偎着娘亲,将小手指向前面的男人,“骂!”

   “爹爹骂小吉祥了?”叶青凰引导地问。

   “嗯,骂!”小吉祥说起这事心里仍有委屈,小嘴又瘪了起来。

   “爹爹骂小吉祥什么?”叶青凰摸了下孩子的脸,好笑地问。

   “……”小吉祥顿时露出茫然的小表情,似乎想了想,才道,“小吉祥扑,危险!”

   “小吉祥做了危险的事情,爹爹生气了,骂你,对不对?”叶青凰听明白了,便替小吉祥复述了一遍。

   “嗯!”小吉祥大声回答,表示娘说对了。

   “那小吉祥做错了吗?”叶子皓脱了长衫挂在晾衣架上,走过来问。

   “错了。”小吉祥又大声回答,小脸还有些认真。

   “错了是不是要骂?”叶子皓挑眉,被孩子这一脸无辜的小样儿逗得差点笑出来。

   “……”小吉祥似乎也没想到,一路回答的结果,竟然还是要骂他?

   一双大眼圆溜溜地睁起来,目光自爹爹转到娘,又自娘转到爹爹,突然扭身朝娘肩头一扑,委屈道:“不要!”

   “那爹爹不骂,爹爹和你讲道理!”叶子皓挽起了袖子,走过来伸手又将小吉祥抱了过去,“讲道理,小吉祥要不要听?”

   “要。”小吉祥虽然不太情愿又被爹爹抱过来,但爹爹不骂自己了,他还是乖乖地回答了。

   看着孩子或许分不清是非轻重,但仍然懂得思考,说出自己的想法,叶青凰也不禁勾了勾唇。

   这时孙氏领着一个挑了一担热水的小厮进来,叶青凰连忙将自己的绣架搬到角落去放着。

   这里屋子虽然宽敞,到底比不得城守府,浴桶就放在内室屏风后面,叶青凰和小吉祥都已经洗过了,现在只有叶子皓才回来,得安置他。

   只不过,叶子皓抱了小吉祥走进内室,还要带他一起玩水。

   叶青凰虽然无奈,但也没有阻止,孩子不开心,而且很明显是在担心他爹爹,结果反被爹爹骂,才会委屈得哭了。

   若换了以前,就算被打屁屁,他嚷得厉害也不会哭的。

   因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父子俩再去玩水,一起开心过,便什么烦恼不安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