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9_a2072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等了没多久,果然,那群司机在卸货后,开车过来出去时,大家下车来,有意的选择在女囚排练的那地方,洗手,把车子的后面货箱的卸货的那几个车门整理好。

在整理的时候,他们就故意的继续和女囚们玩到一块去。

我马上让朱华华找人去给马玲说。

没多久,马玲果然来了,带着十几个人怒气汹汹的就来了。

一过来,看到一帮男司机和女囚嘻嘻哈哈玩着的情况,过来就马上骂人开打。

我马上跑出去看。

女囚们猝不及防,一下子大家蹲在地上没来得及的,让马玲和手下打得嗷嗷直叫。

男司机们也一下子懵了,平时都是过去骂他们跑的,可今天怎么不走寻常路,直接过去就开打啊!

他们还愣着的时候,马玲已经带着人照样打到了他们。

我看到柳智慧那边,柳智慧躲闪着,她还他妈的和黄毛手抓着手躲闪着,躲闪着就躲到了马玲面前,马玲看着这两人,更是来气,操起电棍就打过去,然后柳智慧伸手一挡,帮黄毛挡住了这棍子,黄毛气死了,敢打我女人,就踢了马玲一脚,这还得了,马玲马上对着黄毛开打,毕竟马玲虎背熊腰而且练过,手里拿着棍子,黄毛处于下风。

森系少女穿白色婚纱高原拍唯美写真

柳智慧推着黄毛走人:“快上车,不要管我!”

妈的这对狗男女啊!这时候还上演泰坦尼克号吗。

黄毛只好上车。

马玲对着柳智慧就开火了,一顿棍棒如雨般乱打下来。

然后,司机们纷纷跑上车去,后面喇叭声按着,前面的车子赶紧的加油门跑人。

黄毛的车子也开走了。

但柳智慧还没被打够,马玲还对她打着,我急忙过去,也不劝架,过去后我就对马玲说:“马队长,那边那个女的,她刚才蹲在地上,不停的骂,我听到了!”

马玲杀红了眼,一听,马上朝远处那个蹲着的女囚过去。

我看着地上的柳智慧,说道:“我真不想救!我真的恼火我自己!”

我心里甚是堵着慌。

唉。

柳智慧走过去进步,站在马路上,对着黄毛的车子挥挥手。

黄毛伸出手来也对着柳智慧挥一挥。

尼玛。

老子的心啊,好像被人用刀割在上面一样。

这一顿暴打,让女囚们都老实了不少。

马玲走到我身旁,说道:“这事我要上报上面!”

马玲从来都是不怕我没事干,她巴不得拿住我一点小把柄,就要把我彻底的除去。

我恭维她道:“还好马队长来了,不然这个情况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她说:“纵容女犯们和外面进来做工的工人胡搞在一起!我要告!”

我说:“我管也管不住啊,我也不是能时时刻刻守在这里!”

这里的女囚,更恨马玲了。

因为我明显的看到有女囚眼睛里快喷出了火。

对哦,我之前明明说要挑拨女囚和她的仇恨,让女囚控制不住怒火解决掉她的。

而柳智慧,难道也是在利用女囚吗?

不会。

柳智慧如果利用女囚,干嘛要和黄毛小子混在一块。

靠,她就是明显的喜欢那个男的!

老子的心好疼。

好疼。

好疼。

我想找柳智慧聊聊,可是,我不知和她聊什么了。

我想着,我从开始见到柳智慧,除了那些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东西,我和她基本没有其他方面的交流。

这就是朋友吗?

这真的是朋友吗?

我想,我们真是悲哀。

这就是所谓的朋友?有什么友情是只谈心理学的,却不谈其他的,我还奢望到她对我有好感,我还奢望到我们会有感情,呵呵,我真他妈的想多了。

我和她,我和柳智慧,什么关系?

说好听点,我们是朋友,经常在一起,偶尔互相照顾的朋友,可是,我们真的朋友吗,可能,连朋友都不如。

我为她做过什么。

她又为我动心过什么。

我们想来,不过是简单的路人,假如有一天她出去了,我又算什么,顶多算个在监狱多多监狱她的狱警,她还会想起我吗?

我想多了。

我没找贺芷灵了,其实我们之间,朋友都不算,我以什么关系身份去关心她,以什么身份去操心她约束她?

笑话。

我就是一个笑话。

我没再去说什么,我没去再去管柳智慧,我靠在旁边。

我想到了一首歌,趁早,张宇的。

我可以永远笑着扮演的配角

在的背后自己煎熬

如果不想要想退出要趁早

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

我可以不问感觉继续为爱讨好

冷眼的看着的骄傲

若有情太难了想别要趁早

就算迷的拥抱

忘了就好。

忘了就好。

假装不知道,假装看不到,就好。

马玲还在发飙,打完了人,还骂着。

然后她的一腔怒火还是对准我:“等着!”

她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笑笑,看着不爽的发怒的女囚们,还有那个挺直腰板的好像什么事都跟她没关系的柳智慧,柳智慧真的就那副表情,和她没关系,尽管刚被打了,她就这么挺直腰板的站着,该干嘛干嘛。

薛羽眉看了看我,没说什么,继续排练去了。

我叹叹气,然后回去了办公室。

马玲果然把这事,捅到了上面去,上面的领导马上找了我。

找我的时候,徐男和沈月马上过来,对我说:“我们会和上面说,那不关队长的事。”

我说:“这怎么能不算关我的事呢?如果我不纵容,她们也不会这么玩。和一群司机的玩疯了。”

徐男说:“我去说。”

我说:“好了,我自己去说。”

我被狱政科的领导找了。

进去后,狱政科的那个副科长开口就问:“发生在女囚训练场上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司机们卸货了后,掉头出来那里,那里是一片空地,他们就在那里洗车轮,关车厢的门,然后就和女囚们嘻嘻哈哈的,每次都这样,我们管也管不了,因为女囚们只能在那个位置排练,没地方了。”

狱政科副科长说道:“为什么不管她们?”

我说:“我不能时时刻刻在那里守着,还有就是,上面只是说让我来监督一下,也没说是我权负责去管理她们,就连排练的训练场地,我都搞不定,被赶去了那里,我怎么管?再说了,每个监区都派了自己监区的狱警和管教,如果是b监区,我作为b监区的小队长,我说的话,很多人还不听,更别说让我去管其他监区的狱警和管教。我现在去管cd监区的,她们更不会理睬我,除非是上面权让我负责排练的事。”

渔政科副科长沉吟片刻,说:“意思就是说,司机和女囚们玩到一片,管也管不了?”

我说:“无法管。她们根本不会听我的。我建议,换个场地,换个排练的场地。”

狱政科副科长说:“我尽量吧,可以回去了。”

好了,我出来了,屁事没有。

可是,狱政科找了a监区谈让她们这群排练上台演出的人进去礼堂排练,a监区不知用什么办法,就是让这个通不过,她们有的是这个能量,我的确不能小看马玲和康云。

行,就堵着吧,让她们先得瑟,我缩头起来做人。

次日,我又再次来到了排练场地。

我已经憔悴至极,为什么,柳智慧要这么摧残我幼小的心灵。

这几天如刀割般的难受,就是为了柳智慧,我发现,我滥情,我喜欢她,我不知道我不确定爱不爱她,可我对她有好感,这是真的,我很难受,尤其是她选择了这么一个男的,我难受,难受到死。

我坐在排练场地旁边,心碎的看着柳智慧。

而薛羽眉,则是用着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她也心碎吗?

正抽烟着,我越是心里不舒服,越是烟一根接一根。

这帮司机又卸货了,然后,他们又是组队开车出来,十几辆车,然后停在了同一个地方,就在我们女囚们跳舞场地的面前的路上,然后下车后,他们又是有意无意的和女囚们招呼一片。

接着,我看到那个黄毛,谁也不看了,就一个劲的向着柳智慧而来。

然后到了柳智慧面前后,他就好像一年没见过柳智慧一样,就像牛郎织女,过来就抱着柳智慧双肩。

柳智慧在他耳边磨蹭了一下,那画面太他妈美我实在不想看。

我想哭。

不,我不想哭,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感觉我的心一寸寸在崩塌。

柳智慧和他说着什么,黄毛听着,好像也很难受的样子,然后,黄毛很恼怒的样子。

柳智慧抱了抱他,我马上走过去,骂道:“都给我分开!上车!不要乱来!”

司机们,女囚们看看我,然后和司机们继续打情骂俏了一会儿,司机们各自各的回车上。

我走向柳智慧和黄毛,问道:“走不走!不走别怪我不客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上面不让我这样,我也没办法。到底走不走?”

黄毛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我看着他,眼睛里带着戾气,狠毒。

我不禁吓一跳。

柳智慧对我说道:“能不能到旁边去,让我和我男朋友说几句话。”

我一下子差点被噎死,男朋友!

草泥马的这个一开始就对动手动脚的就成了男朋友,早知道这样,我他妈的有机会还不如早就把就地正法了!

柳智慧看着我。

我说:“行,说。”

我走开,到了旁边。

柳智慧在那个黄毛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可我看见的是,柳智慧的眼睛,看着的方向,却不是她男朋友黄毛,而是看着那另外一侧,我顺着看过去,只见马玲马队长,带着十几个人又跑过来了。

妈的马玲这厮精力真他妈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