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_a2047

*** 他不是没找过医师和炼药师,不过谁也看不出他体内病症,无论怎么检查得到的回答都是

皇上身体安康,并无大碍。

要不是这体虚无力之感越来越明显,他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云轻言微敛下眼睑,“皇上为何会出现这症状,可就要问身边亲近之人了。”

“轻言侄女何意?”

“我闻皇上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熏香,这香味倒是稀奇,不知道这熏香,是谁所献?”

“这是太子一个月前”北安皇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把太子给朕叫过来。”

北安皇像是想到了什么,胸膛起伏不定,好一会儿才缓了下来,“轻言侄女,这熏香有何不可?”

云轻言将手中的瓷制茶杯置于楠木桌上,这才不急不缓道,

“南疆梦魂散。

香气怡人特殊,易使人迷醉。

长期使用除了上瘾之外,对普通人并无害处。

温柔恬静少女那一低头最美

不过对于元者来,却是一种慢性毒药。”

云轻言慢条斯理道,自从发现爷爷中毒后,她便熬夜去翻阅了混元医经以及所有关于南疆的典籍。

不过南疆一向神秘,这梦魂散,也只是在南疆资料中一闪而现,资料并不详尽,多亏了混元医经补充,她才能知道得这么清楚,也难怪北安皇毫无察觉。

“长期使用梦魂散,玄阶以下的元者,修为越高,影响越大。

梦魂散的毒性会随着元力流动而被携带至体内各处,侵蚀筋脉,使人精神衰弱乃至神智丧失,半夜惊厥,便是前兆。”

云轻言慢悠悠地继续解释,北安皇心中一悚,想要问她有无解决办法,这时便有人带着太子北言睿过来了。

让云轻言意想不到的是,北言睿身上竟然带着枷锁。

身为北安国太子,他竟是带着枷锁走路的,这其中意味,可就大了!

“父皇万安。”北言睿似乎并未被枷锁所扰,眉眼间仍然是一片阴郁,连给北安皇请安时,语气都淡淡的。

只有在看到云轻言时,那双没有生机的阴郁眼睛里才闪过一闪而逝的深沉杀意。

“逆子!给朕跪下!”一见北言睿那阴沉的模样,北安皇一声暴怒,伸手狠狠一拍桌面。

“咔嚓!”跟在他身后的两名武者顿时手上一用力,北言睿整个人就跪了下来!

北安皇一脚踢在北言睿身上,那一脚之猛,直接让他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吐出了一鲜血。

“噗!”北言睿闷哼一声,如破败的布娃娃般摔倒在地。

云轻言冷淡地看着这一幕,北安皇,这是想弄的哪一出?

不止是云轻言,就连云天也没有去阻止北安皇这违背常理的举动,只是目光在掠过北言睿时,闪过厌恶的杀意。

“轻言侄女,他对你做的那些恶事朕都知道了。”直到北言睿破败地躺在地上,北安皇这才余怒未消的转过头来,脸上满是痛恨悔恨之色,“这逆子偷朕虎符,给云家强按罪名,擅自去青玄学院派兵捉拿你。”

他眼眸里闪过愧疚之色,“幸亏你没事,不然朕都不知道如何跟云候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