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9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是这样吗?”

   最后一句,我的话音突然加重,门忽然地打开,洪毅出现在门口,他听到我的吼声,以为我又在欺负王伟,见是误会,便又再次回避。

   “是与不是,对来说就那么重要吗?”王伟选择逃避这个话题,她真的无法回答,就算是勉强答出来,恐怕也只是违心之说。

   我情绪平静一些,“好,既然这样,做选择吧,选我,还是选他。”

   “回去吧!”

   头点了又点,点了又点,“我明白了,但王伟,就算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也请收下这条项链,算是一份祝福,只对的祝福。”

   见我执意,王伟缓缓伸出手,将项链手过去,捧在手心抵住额头,“谢谢。”

   这一次,我清晰地听到她的哭声,想靠近一些安慰她,她却和我保持距离,只好摇摇头,“那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王伟朝卧室走,我朝门外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分道扬镳。

   站在门口,我想再看她一眼,却见她虚弱地摔倒在卧室门口,我赶紧跑过去,看到她苍白的脸色,赶紧招呼一声,“洪毅。”

   洪毅推开门跑进来,我抱起王伟,她的脸色我看着都害怕,“快去准备车,咱们得送她去医院。”

   粉色花海的校园女神唯美写真

   喊出话,洪毅却站在原地未动,情急之下我又冲他喊,“快去啊!”

   “噢!”

   洪毅刚想出门,王伟却叫住他,“不用,扶我上床休息就好。”

   洪毅站在原地看我,表示这种情况他根本插不上话,我看一眼怀里的王伟,“不行,必须得去医院。”

   说着我就往外走,想给她抱出去,王伟却猛地挣扎起来,“我的身体我最清楚,要不就放我下来,要不就送我回卧室,反正医院,我是怎么也不会去的。”

   “就犟吧!”最后,我还是没能犟过她,只好给她抱到卧室。

   王伟钻进被窝,捂着小腹,“可能就是来例假的原因,休息休息就好了,帮我倒杯红糖水吧。”

   “例假?”我听着一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过几天才来例假吧?”

   “唉,我都搞蒙了,还好有提醒,那就倒杯热水吧。”

   我也没有多想,觉得她就是记差了,于是给她倒一杯热水,备在床头柜上。

   “真不用去医院瞧瞧?”

   “真不用,回去忙工作吧。”

   凉风呼啸,我驱车离开王伟的小区,殊不知此刻的王伟,正抱着水杯痛哭,当我说出“再过几天才是她例假”时,她就差点没忍住,但还是一直忍到我离开。

   “这么做,真值当吗?”洪毅走进王伟的卧室,没有外人在场,他不用再称呼“小姐”。

   “值不值的,自有天知晓,还有洪毅,最近刘嵩要是再来找我,就帮我搪塞过去,说我最近不想见人。”

   “可这样不是个办法,应该跟罗阳讲清楚,让他来拿主意,刘嵩他表面看起来体贴,但内里比罗阳相差甚远,如果刘嵩知道在骗他,恐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q看Vd正:(版w章节上*`☆

   “讲清楚?”王伟擦擦眼泪,吸吸鼻子,“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一个女人,只有用自己拴住的男人,那才是真正属于她的男人,其它的一切,都是白扯。至于刘嵩,我是不会给他知道真相的机会的,最近多忙一些,把工作全部交接给王明阳,他惦记我手里的生意很久了,不如遂了他的愿,那样将来他也不会再难为我。”

   “交出去,那靠什么活,现在可不光是一个人要吃饱!”

   “哪有想得那么不堪,呕心沥血那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一笔钱,尽快将工作交接出去,然后送我离开珠海,我想换个环境生活,做只属于自己的生意,至于,何去何从我不强求,毕竟老爷子对有知遇之恩,只需送我走,再对我的行踪保密即可。”

   “可是……”

   “别可是了,到时候我会找保姆的,一个大男人,照顾我也不方便,就按我说的做吧。”

   洪毅“唉”了一声,王伟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他心里一清二楚,在他眼里,他很为王伟不值,但王伟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又不得为知,毕竟世界上最令人琢磨不透,也最最复杂的,当属“感情”二字。

   项链送出去,我的心里好受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样烦躁,至少王伟现在还搭理我,那就说明我还有机会。

   现在还不到她和刘嵩订婚的时候,不到最后“通牒”,绝不会轻言放弃,这就是我的性格,一向如此。

   兴华地产招标开始,这天招标现场异常的热闹,想起在广场偶遇王伟一事,她好像对这块儿地皮挺感兴趣的,所以我一早就到了会场,期待着能跟她再见面,哪怕是远远地看一眼,我也会觉得很满足。

   但却失望了,王伟没有来,来的是王明阳和刘嵩,看王明阳和刘嵩亲近的程度,他好像挺巴结未来的“堂姐夫”。

   躲是躲不过去,刘嵩刚好撞见我,“罗老板,早就听王伟说,对地产很有研究,没想到真的在招标现场遇到,真可谓是人深藏不露。”

   “哦,对了,和王伟是故交,那他的堂弟想必也认识,就不用我再多做介绍了吧。”

   “认识。”

   刘嵩话音刚落,我和王明阳异口同声答道,在公开场合,即便我们有怨仇,也不会拿出来谈。

   没遇到王伟,我对招标会已经失去了一大半兴趣,见惯商场的虚伪,我猫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静静地坐着,只等着招标会正式开始。

   “好巧啊罗阳,最近走哪儿都能碰到。”

   正思索间,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到我身旁,正是江葵之。

   我打量她一眼,“葵之,也是来竞标的吗?”

   “不不不,我是来听讲的,并不打算参与竞标,竞标是们有钱人做的事,我一穷二白的,听听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