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0_a2066

   “有什么好喊的,他们忙完活儿自然就回来了。”

   叶重义却板着脸,虽然话是对叶青凰说的,但目光却是生气地瞥了李氏一眼。

   刚才听叶青凰这么一说,他就知道此时粮行肯定很忙。

   走进院子,王氏连忙打了招呼,这时陈叶氏也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赶了过来。

   “爹,青霞他们还没来,不如我们先去趟徐家吧。”

   叶青枫见叶青霞和徐家福还没来便提议。

   对外嫁的姑娘,娘家人越重视,在婆家越有面子。

   反之,若是娘家势弱,反而少上门的好,容易被婆家当作打秋风的穷亲戚而遭到嫌弃,反而对外嫁的姑娘不利。

   像叶重义,以前就不会登徐家门,但如今他就会坦然过去,带着礼物去看闺女。

   叶青霞以前纵有千般不是,叶重义也希望这个女儿以后安好。

   他们是从镇上租的马车过来的,也带了几只鸡,还有一些糕饼和别的干货。

   却是准备的两份,一份给叶青凰、一份要拿去徐家。

   这般唯美烂漫花语

   “也好。”叶重义从妹妹那里知道还只有陈桃花一家来了,于是点了点头。

   叶青凰连忙接过孩子,也没请爹喝了茶再去。

   他们要去徐家,可别喝了茶还没出门,叶青霞就过来了。

   李氏其实更想去找铭儿,但又不敢再和叶青枫杠,只得同了他去徐家。

   叶重义将给叶青凰的礼让她赶紧收起来,便也出了门。

   叶青凰哪里有空做这种事?还是大姑帮她收的,其实爹的意思她明白,这是强调一样的待遇呢。

   若是只给叶青霞准备了礼物而没给她,不就是冷待了她吗。

   不久后叶张氏就带着几个孩子回来了,她也去厨房里干活。

   叶青凰便问铭儿粮行那边的情况。

   因为周家姐妹回了镇上,所以今天作坊里会忙一些,好在小的们都能帮上忙。

   铭儿便将知道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订单的货刚刚送完,作坊里最后一批货就由叶重信在那儿看着,叶张氏便先带小的们过来了。

   “你爹娘过来了,去你大姑家很快就会回来,你赶紧把手脸洗洗,别让你娘知道你在帮忙干活。”

   叶青凰叮嘱铭儿,不想在今天还要听李氏发脾气。

   铭儿连忙去了厨房。

   果然没多久去徐家的人就回来了,叶青霞和徐家福进门时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一个小厮提着礼物进门放到了桌上,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恭喜你们。”叶青凰笑着向徐家福和叶青霞道喜。

   “多谢堂嫂。”徐家福连忙行礼,又扭头看了看。

   “还没回呢。”叶青凰知道他在寻叶子皓,不由笑道。

   徐家福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虽读了十年书,但只参加过童生试,没考上就放弃了,对科举的事他并不了解。

   “考完还得等放榜,回来怕得月底了。”叶重义便笑道,又看了叶青凰一眼,“月底很快就到了。”

   “可不是,转眼就半个月过去了,我和小吉祥每天都忙得很,一回头才发现日子过得好快呀。”

   叶青凰便笑了起来,语气轻松地说道。

   “哈哈,我们小吉祥每天也很忙呀。”

   叶重义被逗笑,也就不担心叶青凰了,他又把孩子抱了过来,这才看了一眼被李氏拉着的铭儿,又看向叶青枫。

   “你去老二铺子里看看,这时候还在做生意吗?”

   连他们都从镇上赶过来了,粮行也没那么忙了,怎么他们一间早饭铺子到现在还在忙?

   叶青枫答应着,刚打开院门,就看到巷口走来的人,不由笑了起来,扭头便喊道:“他们来了。”

   “怎么才来啊,生意很忙吗。”叶青枫询问着走近的人。

   “早上生意做完了,在家算帐呢,正好爹过来,我得把钱分出来,省得我还要专门跑去镇上一趟。”

   叶青柏笑着解释,兄弟俩先进了门。

   周氏牵着拓儿在后面,拓儿一进门立刻又喊哥哥、又喊小吉祥,到显得他最忙了,孩子们的乐趣,逗得大人哈哈大笑。

   叶青凰阻止了叶青霞吃桂花糕,因为主材料是绿豆,又把大哥拿来的糕饼篮子打开,喊了小妹去拿盘子过来,就各样装了一些摆在桌上。

   桌上原本摆的桂花糕,其他人都可以吃,她可不敢给刚怀上的叶青霞吃。

   叶青霞原本有些不满,但后来一想也对,到底不敢冒险。

   她不愿意承认叶青凰的细心是为她好,便随手拿了块红豆饼默默吃了起来。

   叶子玉和周子康,是同陈桃花一家同时回的,表姐妹说说笑笑气氛很好。

   但在看到叶青霞后,陈桃花的表情明显淡了几分,给大舅行礼之后,就带着孩子们去了后院里。

   周子康与许远山也能说上话,这让徐家福有些尴尬,但徐家福还记着上回在叶家的事情,于是看到许远山便起身作了个揖,主动打起了招呼。

   许远山虽然老实,但不木讷,连忙扶了一下,便与徐家福攀谈起来。

   而叶青霞因徐家福行礼,也只得起身福了福。

   叶子玉想和叶青霞交流安胎经验时,叶青霞却傲气地道:“这个不用我操心,婆婆都张罗好了。”

   叶青霞的得意,任谁都看得出来。

   叶子玉与叶青凰相视一眼,只当没有发现,但叶子玉便不再提这话题了,只是扯了些闲话。

   然而叶青霞却似乎来了精神,主动说起自有喜以来,婆婆都准备了什么吃的用的,连价值一百多两的玉镯子都送了一只给她。

   说着便提了提袖子,露出手腕上那只翠玉镯子,微笑地目光自叶子玉脸上扫到叶青凰脸上,但只一转又回到了叶子玉这里。

   她对叶青凰的轻视和嘲笑之意,还真是表达得淋漓尽致。

   这让叶青凰很无语,就连叶子玉都微微拧了眉有些不高兴。

   她们理解叶青霞此时的心情,不跟她计较,她还变本加厉了,当谁没钱么。

   叶子玉便淡淡一笑,不咸不淡地问:“不是吧,你婆婆现在才给你送玉镯子?我成亲后婆婆就将祖传的镯子送我了。”

   叶青凰突然抿了抿唇,怕自己笑出来伤了和气,连忙转过头走开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