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6_a2066

   哥俩就把杨钰正在烦恼的事情说了一遍,竟也露出烦恼的表情,看了看叶子皓,又看了看叶青凰。

   “杨钰想让你们帮着出主意,还是想让我给他意见?”叶子皓见了便好笑地开口。

   这俩小子可别被人算计了。

   “他到没说让你给意见,就是在烦恼,问我们有没有想过一起去外面的私塾读书,若能做同窗,就算去城东的许家私塾,他也会安心一些。”

   叶子晨连忙解释。

   “安心一些?”叶青凰却诧异地问。

   “杨家五年前遭遇变故,虽说杨思还小,但杨钰哥却是已经在私塾读书了,就是城东的许家私塾。”

   “五年了,他有些不敢回去,因为当年离开前,他是受过许多同窗欺负的。”

   “虽说许家出了个府学夫子,授课的几个夫子也都是举人出身,掌塾的许老夫子也是考过几回科举的,最后一次是十年前考上了末榜,但他放弃了等官,回来继续当夫子,说科举只是梦想,实现了一次就够了,之后不再惦记入仕的事儿。”

   “许家在府城还是很有名望的,要去最好就去许家私塾,但……他有些不想回去,又怕耽搁杨思读书,若只让杨思自己去,又怕杨思被欺负。”

   哥俩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原由。

   这是叶子皓中午去梅园时,杨钰没有提及的事,杨钰只是和小兄弟们说起了这样的烦恼,并没有想通过他们找叶子皓问主意。

   卡哇伊女孩秀美迷人

   但小兄弟们自己也想不明白,就跑来找叶子皓了。

   只不过从小兄弟们说许家私塾的情况甚至许老夫子的往事,叶子皓与叶青凰相视一眼,便明了杨钰的想法。

   杨钰本人其实也想回许家私塾,但毕竟他当年受过同伴欺负,心里还有过不去的坎儿,他在排斥回去,可又怕耽搁侄子,就想多找些伴,心里也能踏实一点。

   而杨钰也清楚,若不回去,就只能继续留在城西的邝家私塾,他们很快就要搬回城东老宅,以后每天从城东到城西读书,太远,天天车马穿街过市不但赶时间,也太麻烦。

   所以,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结果。那就是有没有同伴陪他一同前往,他需要同伴的力量,也需要勇气去面对。

   “回头我让大总管打听一下这许家私塾的实力,若是束修不太贵,就送你们去,若是太贵……那就只能再等等了,等铺子出钱后才行。”

   叶子皓想了想便开口。

   叶青凰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

   前阵子她就有过这方面的担忧了。

   原本计划让周先生开夜塾指导小的们读书,但周先生一直在忙,现在还下县城去了。

   十二县跑完一圈,接连要处理几件事,三个月办得完都是不错的,但回来肯定也要歇歇,因为这一路必是马不停蹄地忙着。

   而叶子皓便有时间也是中午和晚上,可现在中午他还在忙着带小吉祥呢,晚上得空儿也要研读案情,根本没有多的精力带小的们读书。

   小的们现在靠自律,固然在继续巩固自己学过的知识,到底是没办法继续向前走了,只能等叶子皓和周先生得空。

   叶青凰原本想,就当是给他们放暑假了,可现在听说东城许家私塾还不错,便有些心动……

   他们还有八千两呢,供这帮人是没有问题的。

   “若这许家私塾环境还行,夫子品德没有问题,就试试吧,不然还不如送到邝家私塾去呢,好歹邝家私塾出过案首了。”

   叶青凰想了想便提议。

   钱不是问题,现在要确认学校的教育质量才行。

   杨钰也说过五年前有同窗欺负他,而导致他如今不愿意这么回去了。

   能出现这样的事情,夫子不管?若夫子只顾自己读书或名声羽毛,却并没有实际约束孩童,没有重视学童的品德教养,那可是大问题。

   叶子皓听叶青凰提出疑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便点头答应了。

   “许家长孙许靖言,是头榜第二名。”

   叶子皓想起接替乔楠他们在户房帮忙的另一群秀才,便说了起来。

   乔楠那七人,他和邝南同住城西、家世相当,又读同一家私塾,也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感情自然很好。

   而另外姚兴盛和张朝华都是竹溪镇人,自然也是同伴,李若麟又是姚兴盛的表弟,他们三人,还有尹家庄的尹湛,他们三伙人是在考试时认识的,聊得来而结为朋友。

   自然,他们算是城西一派。

   而许家私塾虽然没有出案首,却也占据了头榜二、六名,二榜也有三人,不提其他地方的人,许家私塾也还是很有声势的。

   这六人既在府城同一家私塾,自然就是城东一派,也一起在户房帮忙。

   叶子皓观察了他们几天,发现言行谈吐比乔楠他们要多些礼仪,似乎也与生长环境有些关系。

   这六人能在城东许家私塾读书,自然家境也会殷实一些,家中铺面要么大、要么多,背景强一些。

   甚至王成业和杨连志家的小子们也都是在许家私塾读书的。

   可想而知,许家私塾在城东这么有名,而城东多富商大户,这私塾就不会小,恐怕门第规矩也会多一些。

   才会养成他们虽然也是一腔热血、积极学习,但举止就会多些文人的拘谨,说直白点,就是多些文人酸腐之气,而少了几分洒脱之意。

   乔楠与邝南他们几个,出身城西小户、镇上人家甚至还有农门子弟,这性情自然就会多些随性,不拘小节。

   就像乔楠他们在衙门帮忙时,有疑问就会直接来问叶子皓。

   许靖言他们则是纠结之后便放弃了,觉得若问就太失礼,不如先回去查阅书册、请教夫子了再来求解。

   就算来请教,也是客气话一堆,一副生怕失礼于人的态度,到让叶子皓有些失了解释的兴致,怕自己说得太清楚反而被人嫌话多。

   或许,正是出身农门的叶子皓,才会与城西派更相投一些。

   因而,叶子皓早就听闻了许家私塾的场面,却从未想过要将自家子弟送去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