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4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平白被打了一巴掌的付琦姗可谓无辜,甚至恼怒。

“老爷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有没有这个意思,自己心里清楚明白得很。只不过付琦姗,我也放话告诉,我就算是死了,盛家的一切跟也没有一点儿关系,我一个子都不会给,更不要妄想拿着我的钱去包养小鲜肉了。”

盛振国出了一番气,就舒服多了。

哼了一声,不管付琦姗如何狼狈,直接转身进了房间。

而付琦姗,却浑身发凉。

不是因为那一巴掌,而是因为盛振国的那几句话。

所以,盛振国已经立好了遗嘱,他死了一个钱都不会给自己?

付琦姗差点疯狂。

在盛家忍受了那么久,一方面是以现在的情况,她没法离婚。

另一方面,是因为以她现在的情况,离了婚在外面也没有钱,还不如暂时在盛家的庇护下生存。

日系小清新软萌妹子森系唯美写真

好歹等盛振国死后,能分到一笔不低于十个亿的赡养费。

可是盛振国的一番话,就将她的期望打空了。

分不到钱,还要遭受盛振国的毒手,那她留在盛家有什么用?

付琦姗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盛振国的房间门口,也没有心思问付紫凝的事情了,而是想着之后该怎么做。

————

正当此时,宋唯一怀孕的消息,从付琦姗等人的口中不胫而走,传到了最近最近尤为小心翼翼的曲潇潇耳里。

她因为照片的事情兴奋了几天,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不急着爆出这个丑闻。

却没有想到,竟然知道宋唯一又怀孕的事情。

曲潇潇震怒异常。

直接杀到了沃斯找裴逸白。

“抱歉小姐,没有预约,是没法进去的。”曲潇潇被前台拦下。

“我是曲潇潇,有重要的事情找们的总裁,一个小小的前台也敢拦我?”曲潇潇盛气凌人,轻蔑地看着那个小姑娘。

她心里更想当面质问裴逸白宋唯一怀孕的事情,不想跟前台一个小人物浪费时间,顿时一把甩开前台。“我的时间耽误不起,回去乖乖当的站立花瓶吧。”

“……保安,将她拦下。”

已经走到电梯门口的曲潇潇,被两个保安一把抓住。

她懵了,有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们这是干什么?连我都敢碰?信不信我剁了们的手?”

“这个人试图闯入公司,们好好看着点。”信赖的前台小姑娘不怕曲潇潇。

然后,曲潇潇就这么被拉出来了,怎么都闯不入沃斯。

怒极的她,干脆开了车去裴家。

曲潇潇来势汹汹,面色带着不善。

见到她的第一瞬,裴太太傻眼了几秒,不已经是送出国了吗?

“潇潇,……”

“伯母,很惊讶看到我吧?不错,我根本没有出国。”曲潇潇冷冷承认了。

“至于我今天来,正是要问问伯母,宋唯一这流产明明才该一个半月不到,为什么她已经怀了两个多月的孩子了?”

曲潇潇气得站了起来,语气已经变了样。

不是询问,而是带着怒意的质问。

裴太太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孩子,在胡说什么呢?”

“胡说?自己看!”曲潇潇一股脑从包包里拿出那份证明,甩到裴太太的面前。

这是在丰国医院开的,若是在贺承之这边,曲潇潇根本就弄不到。

裴太太翻开病例,写着宋唯一的名字,也证实确实已经怀孕超过十周。

她完全傻了,十周……

“看到了吧伯母?宋唯一一个才流产一个半月的人,拿来的两个半月的孩子?”

“她之前压根就没有流产,却是为了陷害我而虚报的,他们简直太过分!”

曲潇潇一脸怒意地说了什么,裴太太已经不想知道了。

她匆匆进了房间,拿出包包,一边往外走,一边给裴逸白打电话:“现在在哪里?跟宋唯一在一起吗?”

这个时候接到母亲的电话,裴逸白有些惊讶,否认道:“妈,我在公司,宋唯一在家呢。”

“哦,那没事了。”裴太太当机立断挂了电话。

曲潇潇没想到,听完自己的说辞之后,裴太太别说道歉了,竟然连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

“伯母,这是要去哪里?”她尖声问道。

走到大门口的裴太太,后知后觉地响起曲潇潇刚才的那一番话。

脚步顿时僵住,“潇潇啊,我现在要先去看看宋唯一,有什么事回来再跟说。”

“看宋唯一?现在竟然还有心情去看宋唯一?他们这样设计和陷害我,不该为我讨回公道吗?还是说,伯母也跟他们同流合污,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曲潇潇生气地问。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她跟过街老鼠一样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出个门都要带个口罩,生怕被裴逸白认出来。

却没有想到,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玩笑,自己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她完全不能接受。

“这孩子,心思太重了,我若不是现在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宋唯一怀孕了呢。事情可能有误会,我先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裴太太随口安抚了曲潇潇几句,就急急忙忙去见自己孙子了。

曲潇潇气得差点没有跳起来。

到了雅荷小区,裴太太去了个空,宋唯一不在。

一问王阿姨,才知道宋唯一去赵家了。

裴太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拉长着脸不悦地说:“这不是胎儿都还没坐稳吗?外面那么冷,怎么还出门?”

再说,去哪里不好,非要去赵家?

一提起赵家,裴太太都觉得膈应。

这几天,裴家也不太平静。

赵榅一介普通人,竟然妄图跟裴家对抗,找他们的麻烦。

虽然对裴家作对,无异于是以卵击石,对裴家没有多少影响,只是这也给他们造成了麻烦,还要浪费心思应付。

在记者蹲点好几天后,赵家外面的人才少了一些,宋唯一才借此机会来看赵萌萌。

“萌萌,这么多天不出门要憋坏了吧?”宋唯一同情地看着赵萌萌。

赵萌萌体寒,比宋唯一还怕冷,房间里看着暖气了,还穿着厚厚的衣服。

“后天就不用再跟这些狗仔斗智斗勇了,本顾奶奶惹不起这些人,躲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