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趣app官网

♂ ,

恋上你 ,最快更新青叶灵异事务所最新章节!

我猜测陈子安口中说的女鬼,就是那个被泰迪熊弄死的女生。

孟华对女生的情况没多说。我想着那女生已经彻底消失,也没兴趣再打听她的事情。

“继续开吧。”我说道。

陈子安却是没有闭上嘴,话匣子打开后,就滔滔不绝。

“那个女生自杀,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都没出生吧。我就是听说啊,她长得不好看,还丑人多作怪,喜欢学着那些女明星打扮自己。那个年代可以没有化妆品,她也不知道弄了什么来涂脸,红一块黄一块的,所有人看了都笑啊,还嫌弃她恶心。”

我听着觉得不太对劲。

那个女生可没有“年代感”,也没有打扮自己,看起来就是最普通的女学生。

“……她被学校里的人排挤,有人就故意作弄她。现在有个词,校园霸凌,嘿,那是多严重的社会问题啊,弄不好都得退学,夹着尾巴到其他地方去读书。那时候可没这种说法。老师学生都讨厌她,她家里人也骂她作妖。后来,她就跳楼了,脑壳都摔烂了。听说那块地方,就是她跳楼的地方,好多年都没洗干净,地上还是红的。”

陈子安不知道我在想的事情,继续说道:“之后啊,学校就闹鬼了。有不少人就在学校里面看到她了。她也没做什么,咱们这儿的鬼,都不杀熟的嘛。学校里的学生第一次看到,有些被吓到,后来都习惯了。也就时不时,听说有新生被吓得乱喊乱叫。学校里老师也没什么办法。咱们这儿的香火驱不了她啊,只能由着她在学校里面晃着。”

这鬼故事变得有些无厘头了。

我们梦中的韩小冷

我觉得这故事和我遇到的女生鬼魂没什么关系,大概是另一个汇乡人编出来的故事,也可能那个女鬼仍然在学校里徘徊。

陈子安却是话锋一转,故意阴测测地笑了笑,“不过,有一次闹出了一个大事。就在那女鬼跳楼的地方,完一样的地方,有个女生也跳楼了,也是脑壳着地,都摔碎了。那血的痕迹,跟地上的痕迹完重叠了。”

我一怔。

吕巧岚抱住了自己的双肩包。

“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差不清楚,警察说是意外,让学校加强安教育。但那个死掉女生的家长可不依。他们就闹了好一通,一会儿说是那女鬼杀了他们的女儿,一会儿又说女儿在学校里面一直被欺负,是有人推她下去的。”陈子安又是故意用阴森的声音说道,“后来,一个月,那个学校的学生里面,死了四个,都是被人杀死的,但警察就死活找不到凶手,没有凶器,没有线索。有他们班的学生就说啊,那几个,原本就欺负那个女生,这是女生找来了,来报复了。”

我问道:“你们这儿的鬼不是不杀熟的吗?”

陈子安又是古怪一笑,“对啊,不杀熟。那几个学生是跟着父母打工过来这儿的,可不是咱们这儿的人。”

我再次怔住。

吕巧岚问道:“外地生欺负你们本地人?”

这是一个很合逻辑的问题。

正常来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学生这样冲动、青涩的团体更是会有一种单纯的抱团想法。校园霸凌多少也是因为这个关系,而无法真正遏止。

异类会被排斥。

没有比地域更加简单明了的区分异类方法了。

陈子安将车子停在了一处小区门口,回头看我和吕巧岚,“那个死掉的女生啊,很讨人嫌啊,其他学生不欺负她,就是不理她。她有时候啊,就会弄点东西涂在脸上,将自己打扮得怪里怪气的,还凑到其他人面前晃悠。”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看陈子安那表情,又咽下了到嘴边的话。

陈子安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个鬼故事的效果,对我伸手:“二十块。要不要我在这儿等你们办完事,送你们回去啊?”

我掏了钱给陈子安,让他在门口等着。

我和吕巧岚一块儿走进了小区。

小区门口有个大的指示牌,显示了居民楼的分布。

我们两个都有些沉默。

到了孟华家所在的楼,吕巧岚才开口,“那个女学生是不是……”

我摇摇头。

如果是因为被鬼附身,所以表现异常,被其他同学排挤,最终导致了死亡……这算是破坏了汇乡的规矩吗?

我不知道。

但陈子安所叙述的故事,让我感觉到了恶意。

孟华很遵守汇乡的规矩,其他的汇乡鬼呢?

这边的居民楼都没有装防盗大门,我们一路上楼,就听到了喧哗声。

我让吕巧岚下楼,赶紧报警去,自己走上去看看。

这么一看过去,我就知道没听错。

那些叫嚣的声音,和我梦境中听到的如出一辙,是那些流氓又来孟家闹事了。

我有些不明白,他们怎么找上了孟华的儿子。孟华的儿子看起来木木呆呆的,而且孟家应该没什么钱才对。

孟家对面房门紧闭,这些人正在撞门。

发现了我,这些人还露出了凶相,让我赶紧滚蛋。

我到底是答应了孟华,不能看着他儿子在自己面前出事。

拿出了烟,我装作好奇,询问他们发生了什么。

我准备的烟都是好烟,汇乡这边的小卖部可没有这种牌子的烟。

这些人的身份我不清楚,但我看到他们看到烟后,眼睛都亮了。

为首的人打量了我一会儿,接了烟,还顺手将一整包烟都拿过去,散给自己的兄弟,剩下的揣进了兜里面,一点儿都不客气。

我没恼,又说了自己的疑问。

说实话,经历多了灵异事件,昨晚上还看到女鬼的“惨死”,对这些混混,我不是那么害怕。我更清楚,这些人是汇乡这里的外地人,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被汇乡的鬼给弄死了。

孟华那么紧张自己的儿子,恐怕汇乡这地方真是变得糟糕透顶了。这点,从鬼打墙的频发上也能看出一二。

我怀疑这和南宫耀所说的情况恶化有关,那个古陌口中疯掉的老天爷,现在恐怕是疯得更厉害了。

那个流氓头子收了烟,大概是看我不像汇乡人,倒是跟我多说了两句。

“这小鬼得罪了咱们权哥,权哥才想要收拾他。放心,权哥是讲道理的人,就是要那小鬼赔礼道歉。”流氓头子说道。

听他那口气,那位权哥似乎在汇乡这边很出名。

我也不知道权哥是谁,正想要再问两句,拖点时间。

吕巧岚应该会打电话找王小朋。等汇乡这儿的警察将这里的人先赶走了,孟华儿子离开汇乡,远走高飞,这事情自然没影响了。

这时候,嘭的一声,房门被那群混混给撞开了。

今天只有两更。大家晚安。

(本章完)

看清爽的就到